<div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/tr></div><dl id="vbzjp"><ins id="vbzjp"></ins></dl><em id="vbzjp"></em>
    <div id="vbzjp"></div>
    <div id="vbzjp"></div>

    <dl id="vbzjp"></dl>
    <div id="vbzjp"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mark id="vbzjp"></mark></tr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/tr></div>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    <em id="vbzjp"></em>
          X

          首页/阅读

          3个被生病唤醒的故事:要你驰骋的心回家,是惩罚,?#25925;?#35686;醒?

          标签:
          编辑: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:2 月前

          爱的匮乏感一直占据着我

          FavoriteLoading收藏

          图片|Unsplash

          编辑|张看看

          最近频繁流传着“身体永久罢工”的悲剧——几天前还好端端“织围脖”插科打诨的人,不久就听到他(她)去世的消息……这其中,媒体人、公司高管、白领占?#21496;?#22823;多数,不乏一些明星。

          不少人感慨,病来如山倒、生命太脆弱。

          但仔细阅读逝者生前的生活描述,我们就会发现,他们无一例外很早就感觉到身体的不适,如“心脏怎么有点难受啊”“最近总是睡不醒”“太累了,我想歇歇”……

          但没时间去医院,没时间休养,甚至没时间补觉。繁忙生活造成了身体透支,但那警报却没有得到重视。与身体如此疏离的现代人恐怕不在少数。

          口述案例一

          我曾经活在“疾病”的噩梦里

          讲述者:流苏

          疾病?#32602;?#20057;型病毒性肝炎

          21岁那年,我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?#38590;?#29983;。因为学校体检,我被发现患上了乙型病毒性肝?#20303;?#19968;时间,我的世界天旋地转。

          乙肝,这个词我以前从未听?#20498;?#20294;现在它却清清楚楚地写在我的诊断书上,并?#20057;?#30149;毒的形式流动在我的血液里。我无法理解这个事实对我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          刚刚发现生病的那几天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思维迟缓,整个人就像行尸走肉一般。周围的一切变得极度不真实,就好像,活在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里。

          而事实上,疾病的发生?#38405;?#26102;的我来说,?#36824;?#26159;一个更大的噩梦罢了。因为就在两个多月前,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重大的失恋——相恋两年的男友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断?#32531;?#25105;分手,并且迅速地和另一个女孩走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很多年后,当我再度回想起这桩“恋爱事故”,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当时的自己在亲密关系中有多么的依赖、任性、苛刻、钻牛角尖和予取予求,也能够客观地分析那一段?#26143;?#26377;多么脆弱,充满青春的幻觉和不切实际的完美主义。可那时候的我,?#37038;?#24651;中切实感受到的只是血肉剥离的痛楚和侵入骨髓的寒冷。

          我还清楚地记得,和男友确定分手是在情人节那天,天空飘着小雪。对方心意已决,任凭我哭成泪人也不为所动。分手后没几天,男孩就公?#32531;?#26032;女友出双入对了。而且这女孩?#25925;?#36319;我住在同一栋宿舍楼里。过去男孩总是站在楼门前?#21364;?#25105;的出现,现在他依然每天出现在那里,只是等的人已不是我。

          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?#20004;?#22312;悲伤中失魂落魄,对周遭的一切麻木不仁。可是渐渐地,理性?#27492;?#20102;,我开始尝试从悲伤中振作起来。以至于到后来,当前男友和新欢出现在我视野里,我不再心脏发紧、头重脚轻地快速逃走,而似乎可以做到无动于衷了。

          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,乙肝又降临了。

          当时的我,无法厘清失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,它到底为什么会发生。于是我把这一?#26143;啃星?#36880;到心灵的角落里。

          讽刺的是,疾病的出现再度把我推入到类似的心理冲突中:我依然无法相信、无法理解,疾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,它到底意味着什么?

          它是一种惩罚,?#25925;?#19968;种警醒?

          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物理事实,?#25925;前?#24773;腐烂、心灵凋败的象征?

          一开始,我尝试用头脑去理解自己的病。我在网上查阅乙肝的资料,一切的指向都和“病毒”的传染有关。为此,我甚至去跟所有的?#30528;?#22909;友,包括前男友查证,他们身上是否携带有这种“病毒”——我迫切地需要找到自己生病的客观原因。

          结果却让我更加心?#20057;?#20919;。看起来并没有人把病毒传染给我,而我?#36824;?#26159;被命运那该死的几率一举击中。

          再不然,难道是我自己的身体制造了病毒,为了惩罚自己,以让自己和周围的世界完全地隔绝开来?

          说也奇怪,在发现生病之前,我并未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?#25105;?#26679;。但在确认生病后,肝功能受损的事实开始在我的身上表现出来。我渐渐觉得食欲不振、身体疲累、能量低落。与此相应,原本亲密的朋友在有意无意中似乎开始忌讳和我之间的近距离接触。

          而当我在假期回到家中,家人在饮?#25104;?#25152;做的隔离安排也让我清楚地意识到,我的“病”是有传染性的。我感觉到,所?#26143;?#36817;的人,无一例外地都在某种程度上把视作了一个弱者、一个需要同情?#20013;?#35201;防范的病人。而这一?#26657;?#35753;我极其的厌烦而又无能为力。

          两年中,我一直在不间?#31995;?#21507;药治?#30130;?#27599;隔一段时间进?#37266;?#28082;检查。渐渐地,我学会了和我的乙肝共处——我习惯了它的“存在”,也不再指望它能够好转。?#27426;?#22312;它被我长久地“忽视”之后,奇迹却突然出现了。检查发现我的病毒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化,肝功能也是正常的。也就是说,我的肝炎痊愈了。

          不知为何,慢性肝炎在身体里延宕的那两年,我一直有个?#33499;?#30340;念?#32602;?#25105;是一个不能正常恋爱的人,因为我的身体“有毒”并?#19968;?#21361;害到他人。

          与此同时,两年里我仍?#27426;?#26029;续续地梦见前男友,在梦里我们总是再度?#26149;希?#32780;我的心也总是因此而迸发出?#33499;?#30340;爱和感动。而事实上,现实中的我早已从这段?#26143;?#30340;受挫中走出来,我不再思念他,不再回忆往事,也不再对他心生?#33041;埂?/span>

          时至今日,我依然无法厘清曾经在我生命里发生过的这一?#26657;?#20294;我依稀能够感觉到,它们和爱、愤怒、自毁、隔绝、修复、重生有关。

          那段?#26143;?#21644;那次病,它们曾经纠缠在一起,仿佛彼此需要、彼此印证,但终于在时光中渐渐瓦解、消散。这是一段蜕变的旅程。

          口述案例二

          ?直到疾病把我唤醒?

          讲述者:小琥姐

          疾病?#32602;?#32959;瘤

          2008年新年大年初四的下午,我和朋友聊完天回到家,突然觉得左下腹隐微的疼痛,似乎不同寻常。晚上,我躺到床上,也越发厉害了起来。那是我例假结束后的第一天。那次的例假短暂迅速量也偏少。

          第二天,我觉?#20204;?#20917;和以前异样,我果断的去了医院,医生告诉我,我需要马上住院开刀做手术,我的左卵巢长了一个一拳大的肿瘤。

          惊诧让我忘记了疼痛。记得得到消息的那个雨夜,我躺在自己的床上,久久不能睡去。雨声在外面噼里?#32416;?#20316;响。

          我最大的疑问就是:这是为什么?我造了什么孽?

          手术前期有一系列的检查。抽血、钡餐、CT、核磁共振……我遭遇到了电视剧里的场景,医生不直接跟我?#30331;?#20917;,而是先把我父母叫到她办公室。我心想,难道我得?#21496;?#30151;?

          期间,有一次回家,我上网查阅了相关资料。资料上说:如果是卵巢恶性肿瘤的话,我至多活四、五年。而里面描述的症状和我非常相似,但我没有突然消瘦的状况。

          在这次生病前,我有过至少两年多抑郁的时间,精神上一度陷入虚无。

          我觉得一切都?#36824;?#22914;此。在这两年中,我大概知道自己的?#21050;?#20986;了问题:容易困倦、晚上睡不着,白天不愿醒来,和人交流的时候,无法集中注意力,暴饮暴食,情绪不稳定,做任何事都不能坚持。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爱的匮乏感一直占据着我。期间,我也阅读了不少心灵书籍,在阅读的过程中,看到自己内在的矛盾和纠结、情绪以及身体的?#20174;Α?#20294;这些领悟多半停留在思维层面。

          躺在病床上、手术前的那段时光,是我此生经历的最宁静的时刻之一。病,其实是要你那?#25490;试?#39536;骋的心回家啊。疼痛让你好好呆在自己的身体里面,观照她、陪她。

          也许是两年抑郁期间阅读种下的种子,我反而在这种生死关头最逼近的时刻,感到冷静乐观。生命如果是无常、世间事是因缘际会、轮回往复的话,那我即?#25925;?#35201;走入“死亡”的话,那也只是一个过程罢了,而如果它要来,也是不能逃避只能面对的功课。

          就这么冷静地,我被推入手术室,又被推出手术室,直到意识开始恢复过来的我,隐约听到不用做放化疗的好消息。

          病愈过程中,我小心翼翼。像仆人一样好好的伺候着自己的身体。听她,爱她,不虐待她,不拿她出气。

          护士们都说,我气色看上去好极了。伤口的愈合,身体的恢复是一个缓慢的过程。每天,多走几步?#32602;?#25105;都能感到心慌。每一口呼吸,都印象深刻。宛如新生。每一个?#38477;?#30340;不能再?#38477;?#30340;事情,我都觉得有新的发现、?#32959;?#28363;的做着。活着,已经是爱啊。

          出院只是疗愈的一个阶段。这之后,我开始想探索这个疾病的起源,我发现自己所犯的最大错误:心意驰骋,不感恩自己所拥有的,反而一再忽略,向外探求。

          静养的过程中,我也涉猎了很过医药类书籍,希望能对自己疾病的来龙去脉有个了解。卵巢和内分泌有关系,而又和女性的情绪关联最大,生气是重要的一项。

          想起十几岁的时候,我常常和妈妈生闷气;长大了,和男朋友生闷气。很多情绪上的东西,都没有得到?#22836;擰?#25105;做事非常急躁,任性又?#30913;選?/span>妈妈常说,经期不能喝凉水,我不?#29275;?#35273;得她小题大作;妈妈说,熬夜伤身,我也偏不信。

          我常常难以静下心来,踏踏实实从头到尾的完成一项工作,发而常常兴起妄为……我开始?#35789;?#27492;前的种种,暗暗想,一定要培养定力,把这些东西改过来。

          我想,疾病,也许就是给执迷不悟的人的一个警醒和机会。人世间,身心是真。而身心的宁静安详不是外求得来的,是本自安住在?#38477;邮?#20043;中而来。

          当人忘记了这个真相,烦恼、疾病就会接踵而至,直到你在痛苦中觉醒,直到他又把你带到人的原初真相中去。

          口述案例三

          ?疾病是生命的一部分?

          讲述者?#27627;?#23376;

          疾病?#32602;?#30333;血病

          2008年汶川大地震让身边一些朋友几乎在同一时间遭遇不幸,2009年是我不同寻常的一年,而就在4月28日那一天,我被医院确诊为血癌,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白血病。那一年,我35岁。

         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我想我得马上做出一个判断,?#24613;?#20043;后的需要。其?#30340;?#20010;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爸?#37038;?#19981;了。本身我是个对死亡没太有所谓的人,自己来了就来了,去了就去了。既然生命如此安?#29275;?#26082;然生病、死亡再普通?#36824;?#37027;么不需要安慰,只需要承认事实,?#32531;?#21435;治病。

          我做的是骨穿手术,大概半个小时,之后只要3天不洗澡就行了。我觉得自?#21644;?#24808;的,但所幸白血病不让人痛,否则十分怕痛的我早就倒下了,有时觉得自己?#20284;?#34542;好的,还算会挑病。手术完后,要做化疗。化疗之后细胞大量被杀死,会有一个骨髓?#31181;?#26399;,这时人的抵抗力会很低。随后骨髓恢复生长,沿着?#24618;?#36523;体将感到酸痛,坐卧不?#30149;?/span>

          那时,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和死亡赌大小的赌徒,一?#26410;?#20080;定离手,只等着认赌服输的那一局。生有欢喜,生无可恋,多谢惠赏。

          生病一开始没什么,直到我看到有人死,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病是真的会死人的。因为这个事实才意识到这真是个比较?#29616;?#30340;病。有一段时间我的住院生活只有发烧和不发烧两种?#21050;?#24182;且无论是烧或不烧,医生总能将情况说成是好的。

          那时,我的脾气?#33046;?#24471;?#30528;?/span>但我发现曾经总是自我消化并积压在心底的?#22909;?#24773;绪被抒发后,整个人觉?#20204;?#26494;了不少。虽然?#19981;?#22240;为总是对父亲发火而感到抱歉,但后来发现吵吵更健康。

          生病前,我总是在夜里醒着,在白天混沌的?#21050;?#19979;稀里糊涂的混日子。?#27704;?#19981;会想要去思考关于生命中“想要”的问题,生命对于我来?#21040;?#20165;只是过活。年少轻狂时,也曾对身心灵成长有着热切的探索欲望,可当人一步入社会,各种状况像洪水猛兽般挫败着我的热情。

          我想,既然一个敏感的人代表的是某种无能为力,那我要做一个不敏感的人。得病之后,我就想说再给我一年时间就好,前几年活的实在是太糊涂了,确实是什么都没做,默默无闻的活着,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,就这么死了,觉得不甘心。

          再给我一年时间,?#19968;?#22909;好的活一活,活点意义出来。

          疾病是生命的一部分,像我们自己养大的一个孩子,你不能因为他不听话了,就把他?#38049;簟?/span>生病是件奇妙的事情,会让人重新认识自己的身体、心理和人生,促人成长。

          我发现,当我已经不再去为生存考虑,反正都要死了的时候,世界突然间像一副尘封束之高阁的画卷一般在眼?#32610;?#24320;,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命轨迹,去倾听内心中最原始的渴望。

          现在的我,学会了看天、看?#30130;?#30475;春光,如果说生病有好处的话,那就是让我重新回到了生活中。我想,我所有的欢?#27493;?#22312;?#35816;?#30528;,我收获的平静来自于死亡。

          检视疾病背后的信号

          不知从何时开始,人类开始压抑自己的情绪,悲伤、愤怒、恐惧都被认为是坏的不可见人的,人们希望在人前呈现优雅、淡定、平和、喜悦的?#21050;?#21738;怕是心里正在滴血。这种压抑成为人类最强的防御机制,并代代相传。

          不能表达甚至不能见光的情绪,变成许多疾病的潜在原因,就算是民间,?#19981;?#26377;“气病了”“难受得吃不下饭”“?#34987;?#25915;心晕了过去”这样的说法。

          这些原本看起来虚无?#21320;?#30340;古老学说其实已被量子力学证明了:意?#26635;?#21161;我们以情绪的形式与宇宙进行交流,在“无?#24656;?#32593;”中塑造出我们的人生?#35270;觶?#32463;历再反过来激发我们更多的情绪。当过多的情绪聚积在某处,通常会在某处显现出症状或疾病。

          美国著名的心灵?#38469;?/span>露易丝·海在《女人的重建》中提到:

          很多罹患乳腺癌的女性都有一致的思考模式,不敢说“不”,很难拒绝别人,习惯性取悦周围人,唯独没有滋养自己。

          心脏病也是女性健康的杀手,从情绪的角度来看,心脏和它一抽一吸的血液,代表我们儿时与家庭之间的爱和喜悦。

          有心脏病的女性,往往有?#20889;?#22788;理的家庭问题,她们的生命既没有喜悦也没有爱,于是封闭了去爱的心,也关掉了流向心脏的生命活力。

          一?#35805;?#33073;了癌症威胁的女士说,任何想要摆?#23547;?#30151;的企图都反而会固着于疾病的过程,于是她转为好奇,而不是想要“修理”疾病,接纳了一个奇特的观念——癌症是一种求生的机制。

          在儿时承受了许多虐待,长大后的她变得非常有控制欲,追求成就与地位,但是无法坦然地?#37038;?#33258;己更深的?#26143;欏?#22905;学习与其他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。在过程中,她体验到了很大的恐惧——在儿时,这样的脆弱会让她冒很大的危险。

          她必须学习臣服于此,并认清她的恐惧是对于过去,而不是现在。她逐渐软化,对自己开?#29275;?#37325;新发现了自己与更深内在的联结。她从求生模式(也就是癌症发生的模式)转变为较脆弱、开放与成长的模式。

          相比“疾病是健康大?#23567;?#30340;说法,倡导整体疗法的医生更倾向于将疾病视作信号,预示着情绪所造成的身心失衡已经到达了某种程度,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。检视我们生病的过程,可以了解我们的潜意识。

          这也就是单纯依靠医学治疗很难完全康复的原因。病人旧有的人生信念、生活模式没有改变,一旦在生活中又被激发同样的情绪,只能造成能量的再?#21619;?#22622;。

          ?#37117;?#30149;的希望——身心整合的疗愈力量》里这样概括:

          “疾病是一种人类的状况,指明病人在意识层面失去了次序或和?#22330;?/span>

          内在平衡的丧失会以症状在身体层面表现出来,由于症状的出现会搅乱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,?#20161;?#25105;们注意症状,所以症状既是讯息的信号,也是传递讯息的工具。

          症状会提醒我们面对自己是病人或是生病灵魂的事实,也就是说,我们已丧失内在的精神平衡。”

          如果此刻你的身体正在受苦,不妨沉心自问:我到底失去了什么?

          0条评论
          搜索 TOP
          福建快三和值表
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/tr></div><dl id="vbzjp"><ins id="vbzjp"></ins></dl><em id="vbzjp"></em>
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/div>

            <dl id="vbzjp"></dl>
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mark id="vbzjp"></mark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vbzjp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/tr></div><dl id="vbzjp"><ins id="vbzjp"></ins></dl><em id="vbzjp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vbzjp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mark id="vbzjp"></mark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bzjp"><tr id="vbzjp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vbzjp"></em>